刹车之年,2022国内电竞产业年度总结


Categories :

上半年的封控,下半年的破防,2022年的中国电竞不是很好过。

曾经以为电竞入亚、EDG夺冠会成为国内电竞进入新一轮快车道的起点,但在今年,行业仿如踩了“刹车”。

中国战队在王者荣耀世界冠军赛、永劫无间世界冠军赛以及MSI等赛事中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,但是在每年最受瞩目的全球电竞赛事之一的S赛和TI,成绩则略显遗憾。

S12中国赛区四支队伍参赛,JDG止步四强,EDG、RNG获得8强,TES小组赛淘汰,是近5年中国战队在S赛的最差成绩。另一边备受关注的TI 11中国战队也错失了争夺冠军的机会。Aster获得四强,LGD止步六强,RNG小组赛淘汰,从2011年的TI 1到去年的TI 10 ,数届以来,仅在2013年的TI 3中中国战队没有进入前三强。当然,这些成绩的背后也仍有疫情的影响。

疫情的反复让宏观经济一直低迷,电竞产业更是夹缝中生存。线下赛事全部取消,观众没有机会去线下观赛,很多线下活动都没办法举办。虽然相比传统体育,好在电竞赛事还能够在线上举办,但在今年也暴露出远程带来的问题。今年上半年的MSI中,RNG因为封控只能线上参赛,但是因为远程出现的Ping值等原因,重赛了多场。国内的DOTA2受疫情影响直接没有参加斯德哥尔摩的Major。

不过,今年的电竞市场也出现了新的“成员”,去年就推出世界赛的永劫无间,在今年4月份公布了职业联赛。2019年在国外就已经上线的VALORANT,终于在年末12月28日获得了版号,中文名定为《无畏契约》。

外部因素的影响,叠加行业内部过往积累的问题,在这一年深刻地影响了行业的发展。以下是「电竞商业Meta」对2022年国内电竞产业做出的4点观察小结。

1. 资本降温,市场放缓

整体来说,国内电竞产业今年最大的变化是它失去了资本的宠爱。

艾媒咨询数据显示,2017年到2018年,国内电竞行业投融资达到高峰,两年共有118起,融资金额达到116.2亿元。2019年资本开始冷静,无论是融资金额还是投融资事件数量都处于相对平稳的阶段,在2021年共有21起融资事件,约24.2亿元。

但2022年电竞投融资事件格外的少。1月份,新浪电竞获得虎牙直播的战略投资,融资总额为5000万,虽然开了一个头,但是直到年尾传统电竞产业都没有第二家公司公开获得融资的信息。只有专注电竞市场的外设硬件公司雷神在12月23日上市。此前,在1月31日,国内最大电竞运营商VSPN向港交所递交了A1表,美银证券、中金公司、瑞士信贷担任联席保荐人,但招股书已经失效,VSPN的上市也没有了下文。

《2022年1-6月中国电子竞技产业报告》中提到,2022年1月到6月,中国电子竞技产业收入为764.97亿元,同比下降10.12%。直播、赛事、俱乐部以及其他收入共计127.85亿元,同比下降了2%。电子竞技游戏收入637.12亿元,同比下降了11.59%。用户规模为4.87亿,同比略有下降。

资本逐利,二级市场不再追捧最大的原因还是电竞产业的商业模式难以盈利。无论是资本还是品牌赞助合作等活动,电竞俱乐部都是他们关注的重点。但是时至今日,电竞俱乐部的商业变现都没有形成良性模式。

RNG作为顶级俱乐部之一,不仅早已经收获多轮融资,而且还有着高于平均数量的赞助商。但欠薪、被起诉已经不是新鲜事情,在今年更是接二连三的出现资金与合同的问题,先后被PDD等多家公司起诉,老板白星的资金链也出现问题,被冻结了数千万个人股权。

大俱乐部还能通过赞助商以及人气去维持俱乐部的生存,很多小众游戏的俱乐部以及热门游戏的小俱乐部几无赞助可言,商业活动也屈指可数,还要保证俱乐部的日常运营、选手选拔训练等支出。

不仅是俱乐部,含着金汤匙出生的直播平台企鹅电竞也因为连年亏损,在今年6月被腾讯彻底关闭。传统游戏直播平台仅剩虎牙、斗鱼,但是它们又面临着B站、快手都新兴平台的竞争。去年财报显示,斗鱼总收入约为91.65亿元,同比下滑4.5%,全年净亏损6.202亿元,虎牙去年总收入为113.51亿元,同比增长4%,净利润为5.83亿元,同比下滑33.9%。斗鱼处于亏损状态,虎牙虽然保持着盈利节奏,但是净利下滑不小。

资本对电竞产业的冷淡,也反映出当前国内电竞产业存在的问题,电竞产业如何靠自己去盈利维持生存,寻求高效商业化模式才能有未来。

2. 线下衍生产业行至深水区,内卷加剧

今年最受资本关注的“电竞+”产业一定是电竞酒店。9月,由腾讯电竞打造的首个虚拟人主理电竞酒店品牌“竞鹅酒店”在杭州开业;盛天网络与美团酒店签署战略合作,围绕电竞赛事以及电竞酒店业务展开深度合作;12月,厦门PK电竞酒店获得500万元融资。

从去年开始,各大巨头就已先后入局电竞酒店,在2021年,腾讯就已经与香格里拉、万达等高端酒店合作推出电竞主题房,京东结合俱乐部创立“京东电竞酒店”品牌,同程艺龙对爱电竞酒店进行战略投资……

如果说2021年电竞酒店的主旋律是大资本入局,2022年就是行业下沉,内卷加剧。《2022电竞酒店市场研究报告》显示,2021年国内有1.1万家电竞酒店,预计到2022年底全国电竞酒店存量为1.5万家。

疫情改变了人们的出游习惯,国内酒店大幅减少,电竞酒店被看作是传统酒店的“救命稻草”,它们打造电竞房以求获得新客流,专门的电竞酒店在竞争下进行业态创新,“电竞酒店+密室逃脱”“电竞酒店+剧本杀”……联动其他新兴业态,创造新的增长点,竞争的加剧也让大部分的电竞酒店回本周期拉长,入住率下滑。

艾媒咨询数据数据显示,中国电子竞技市场总体规模呈上升趋势,预计2022年达1843.3亿元。但是即便电竞用户规模下降,竞争也在加剧,对很多行业来说跨界电竞依然是它们选择“自救”的方式之一。

「电竞商业Meta」此前了解到,自从疫情后电影内容的供给大幅减少,电影院的主营业务被抽掉,影院仅靠票房难以盈利。《2022强影之路》白皮书也显示,截至2022年10月20日,受到疫情影响停业的影城达到了1.14万家,观众年平均观影频次已降至不足2次,达到近5年最低。而电竞赛事现场观赛被取消,粉丝线下观赛需求难满足,电影院成为他们追求线下观赛氛围的场所,因此越来越多的电影院寻求破局,拓展观赛业务,并借此带动影院其他项目的收入。

“电竞+”模式自从电竞出现以来就在不断拓展,发展到现在已经衍生出众多产业形态,电竞热度的提高,衍生产业的竞争也势必会更加激烈,在自身业务的基础上,洞察到用户的需求点,覆盖更多用户,激活更多价值,将用户从线上引到线下,并且留住是重点。

3. 各地打造电竞基础设施,加码实体经济

政策对于产业一直有一定的滞后性,但最终还是得真正落到实打实的招商引资或者具体项目上。

相较于往年,各省级与市级的新政数量减少,主要以区级新政策为主。

杭州作为杭亚举办地,在11月份发布《关于推进新时代杭州动漫游戏和电竞产业高质量发展的若干建议》,首次将电竞纳入了其中,计划每年划拨1亿元专项资金支持推动动漫游戏和电竞产业与相关产业发展,借助亚运会电竞赛事的契机,推动建设国际电竞都市。另一个致力于打造“电竞之都”的城市——成都,从2019年开始,每年都会推出促进电竞产业发展的新规,在今年12月推出了体育产业二十条,鼓励电竞等体育消费新业态的打造。除此之外,深圳南山区、上海静安区等在今年宣布了各自区内具体的电竞产业扶持政策。

也正是依托于这几年的政策支持,电竞产业实体经济在今年得到推进,多地电竞产业实体落地。

杭亚电竞场馆“星际战舰”在5月份开馆,至今已经举办过《大话西游》、《第五人格》、《英雄联盟》、《永劫无间》等多项赛事。西北首个电竞主题的万人综合场馆曲江经济中心投入使用,其他地方还有电竞主题商业综合体、电竞生态公园、电竞主题商业街等都在今年开业。威海、佛山、武汉等地在今年开始着手电竞综合体的建造。

“电竞+文旅”近几年一直是各省市大力发展电竞的原因之一,以电竞的影响为当地带去多重价值。2021年,曲江新区文旅局推出了和平精英2021 S3赛季曲江旅游主题套票,备受欢迎,根据飞猪公布的数据,在2021国庆期间,曲江新区接待约414.45万人次,同比增长了12.48%。

电竞源于线上,但是要可持续性发展还是要落到实体。各地政府通过政策鼓励基础设施的落地,能有效打通上下游产业,拉动全产业链的发展,提高综合收入,还能够提供更多就业机会。

4. 探索数字经济,入局元宇宙,开拓新的商业模式

“2022年度科技热词”中第一个就是元宇宙,虽然这个概念早就出现,但是在2021年底Facebook改名Meta后,一度成为大家讨论的话题。从广义上来将,电竞与元宇宙总是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。

国外电竞俱乐部从早些年就开始进军元宇宙,国内俱乐部在这一块稍微较晚。在2021年12月21日,LGD在红洞数字藏品平台发售进军元宇宙的第一个数字藏品系列“LGD纪念版系列徽章”。系列徽章共三款,每款限量发行了3154个,并且永不增发。在今年4月份,RNG宣布与Hangout达成合作,共同开发元宇宙。5月份,RNG和国内元宇宙建筑设计组织Lantern DAO联受打造了元宇宙电子竞技场馆,并在里面直播了MSI赛事。随后FPX等俱乐部也先后在元宇宙中发布藏品。

国外俱乐部对元宇宙等的探索为国内俱乐部提供了借鉴,通过发行数字藏品强化与粉丝的联系,开辟新的商业模式。电竞俱乐部的商业化不是只能依靠赞助以及商务活动,俱乐部与选手的IP价值都是待开发的状态。

借助选手IP的英雄联盟“电竞藏卡”今年也是大火了一把,在二手平台最高炒到近9万元一张。尽管藏卡还不成熟,但粉丝文化近几年格外的流行,粉丝愿意购买自己喜爱的电竞选手或者战队的藏卡,以满足自己的情怀。

元宇宙是电竞未来发展的方向之一,除了NFT,元宇宙中还有哪些业态能够为国内电竞带来商业增长点,电竞产业链上的各环节又该如何利用它,如何进行有效监管等都是接下来要考虑的问题。

2022年底,终于看到了整个环境恢复的迹象,版号的放松也让整个游戏行业稍微松了一口气,虽然电竞产业发展速度放缓,但明年的杭亚可以说留有一个盼头,腾竞会如何启动并运营《无畏契约》的电竞体系也值得期待。

Leave a Reply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