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年爆赚百亿!中国男人的“最大救星”,凭啥闷声发大财?


Categories :

造扫地机器人的公司,也能造车了?这几天,有家造车新势力品牌横空出世——极石汽车发布了首款汽车极石01,号称主打硬派越野。

造扫地机器人的公司,也能造车了?

这几天,有家造车新势力品牌横空出世——极石汽车发布了首款汽车极石01,号称主打硬派越野。

新车一上市,就被外界贴上了各种各样的标签。

“硬刚理想”、“国产路虎平替” …还有直接在车尾门上装了个厨房,甚至还配备了热水器的操作,也成功秀出了圈。

一家新势力造车公司的气质,跟创始人有很大关系。

在新能源领域,极石汽车创始人昌敬并不为人熟知,但他的另一个身份——扫地机器人公司石头科技创始人,就广为人知了。

7年前,昌敬四处见投资人,为自己的扫地机器人融资,屡屡碰壁。

但今年上半年,石头科技营收超过33亿,净利润7.39亿;光第二季度,石头科技的净利润就达到5.35亿,同比暴涨95.53%。

在所有家用电器中,扫地机器人是少见的男人购买欲比女人还旺盛的产品。

女主人们抱怨扫地机器人:爱撞墙、爱迷路、爱跳楼。

但男人却热衷于买好几个扫地机器人,希望他们可以联手帮助自己脱离做家务的苦海。

一边挨着骂,一边赚着钱。

扫地机器人,到底有什么致命吸引力?

扫地机器人:

女生吐槽“智障”,男人眼中的“救星”

关于扫地机器人始终有个争论不休的未解之谜:

它到底是人工智能还是人工智障?

的确,在五六年前,扫地机器人刚刚在中国火起来时,有调查发现,超过60%的消费者对扫地机器人产品感到失望。

知乎上用户对自家扫地机器人的吐槽,有超过800万次浏览。

在做家务领域拥有绝对话语权和经验的女生们眼里——扫地机器人,宛如扫地机气人。

脑子笨、不靠谱、破坏力还强。

有的扫地机器人喜欢自顾自地运行,经常不受控制地“夜里自己工作”。

有扫地机器人不按照地图的规划来干活,专门跟家具腿较劲儿;还有的一不小心就把自己“卡死”…

对于很多扫地机人来说,客厅和厨房那一个不到2cm的隔断,就是一道永远跨不过去的坎。

好不容易顺利打扫完卫生,却找不到回去充电的路。

扫地机器人最喜欢玩的游戏,就是自己把自己“困住”,叫主人过去“救”它——“回充失败,也无法回到起点,主人救我!”

以上这些,还不算最“惨”的。

如果你的宠物趁你不在不小心拉在外面,扫地机器人的出现,总能做到精准冲锋、反复碾压。

最后全屋涂抹均匀后,再碰上冬天的地暖,回家就能来一场视觉嗅觉的双重暴击。

2016年《卫报》采访了几名受害铲屎官,其中一位扫地机器人用户在两年内就遇上5到10次这样的“粪灾”。

有的扫地机器人脾气暴躁,上班仿佛带着怨气;扫地时像在战斗一样“凶狠”,暴力地把地板划伤。

但到了男人这里,对待扫地机器人的宽容度就如同自家兄弟 。

因为对于不擅长做家务的男人们来说,玩扫地机器人,才是真正的快乐。

2016年,日本夏普就跟雅马哈一起研发了会唱歌的扫地机器人,还找来了资深声优配音,在日本宅男中大火。

刚晋升为爸爸们的男人们,把扫地机器人当成哄娃神器——即使是人类幼崽,也无法抵抗扫地机器人的魅力。

接下来,又如法炮制到自家的猫狗身上,让宠物体验一把无人驾驶的乐趣。

对于已婚男人来说,有了扫地机器人,就拥有了跟老婆不为谁做家务吵架的救星。

至于扫的有多干净,取决于买了几个。

在盘点《最没用的小家电》时,扫地机器人常常位列榜首。

甚至很长一段时间内,扫地机器人都被当做贵且无用的 “成人玩具”。

7年扫出330亿,

靠扫地捧起来的中国富豪

不过,吐槽归吐槽,买单归买单。

刀哥对比了一下数据,扫地机器人的国内销售额已经从2017年的52亿元,增长到2022年的124亿。

五年时间,增长了70亿。

而且扫地机器人的主力消费群体中,21~30岁群体占比42.33%,31-40岁群体占比为34.95%。

这说明,喜欢“吐槽”扫地机器人的年轻人,也正是它的忠实买家。

但其实,早在1997年世界上第一台扫地机器人就在瑞典诞生了,不过因为效率低又昂贵,并不实用。

五年后,美国iRobot推出了第一代真正意义上的“家用扫地机器人”。

但问题是,这台扫地机器人只有在撞上障碍物之后、才会躲避,导致清洁效率依旧不高。

2010年,Neato推出的扫地机器人,才第一次搭载了激光雷达。

中国的扫地机器人产品,就是石头科技的创始人昌敬打造出来的。

昌敬是非常标准的“理工男”,在毕业后的7年时间里,一直过着打工者的生活。

从微软、腾讯,再到百度与技术和产品打交道,直到2014年,昌敬不顾身边人的反对,毅然从百度辞职,为追求机器人梦想创办了石头科技。

他说,“硬件要扎实地做,不能投机取巧,要像石头一样稳重。”

2016年8月,石头科技推出的米家扫地机器人。

因为拥有1279个零件和113套模具,被称为“小米生态链历史上最复杂的产品之一”。

这里还有个小插曲,在石头科技成立的前一年,雷军刚成立了小米生态链部门,试图通过投资+孵化构建智能家居生态链。

昌敬找到了小米生态链的负责人。

当时,对方对于还没有任何产品的石头科技心存疑虑。昌敬则二话没说,带着团队窝在公司办公室里,连续弄了42天,弄出了一个扫地机器人的Demo。

当他拿着Demo再次去见生态链负责人,投资人当场决定投资3000万元。

除了鼻祖地位,石头科技的扫地机器人还牛在另一件事上。

在石头之前,市面上大部分扫地机器人并不能进行路径规划,只能以随机碰撞的导航方式走遍全屋。

这些机器清扫路线随机,碰到障碍物就会弹出去,导致扫地机要么漏扫,要么重复扫,噪音还大。

石头科技想到了 Google 无人车,将单线激光雷达装在量产的扫地机器人上,把 “扫地” 当成自动驾驶的降维场景。

长出 “眼睛” 的扫地机器人,能够绘制空间地图,并根据空间特征有效规划清扫路径,几乎解决了智障的问题。

2021年6月,石头科技成为科创板首只千元股,在A股仅次于贵州茅台,“扫地茅”的称号就是这么来的。

昌敬也登上了胡润80后白手起家富豪榜。

越来越贵的扫地机器人,

胜算到底多大?

参差不齐的口碑和用户体验,的确也影响了扫地机器人的爆火。

去年,扫地机器人看上去销售额不错,但背后销售量和增长速度都出现了大幅下滑。

也有行业内部人士跟刀哥爆料,“去年扫地机器人市场属于价格驱动增长,通过均价拉高而不是靠多卖产品实现增长。”

如今,国内家用扫地机器人基本可分为两个圈子:

一类主攻中高端,是以科沃斯、石头、云鲸、追觅为代表的扫地机四小龙,市占率接近90%。

剩下的归为另一类,争夺余下10%左右的市场。

虽然扫地机在不断进化,但还是不可避免的出现了两个现象:

一是越卖越贵。

在2019年,2000元以下的扫地机销量占比还有79%,2021年就快速缩减至45%。

与此同时,3000元以上的高端机,占比从2%攀升到29%,石头科技的G10S,已经卖到了4500一台。

甚至有些国产品牌的扫地机器人,最高价超过了7000元。

二是越做越卷。

对于很多买得起扫地机器人的中产家庭来说,价格高低并不是最重要的。

他们其实最关注一个问题:到底谁家扫地机器人脑子更聪明?

于是,为了卷技术,各家的火药味就渐渐浓起来了。

比如追觅在介绍自家的X30时,提到扫地机器人如果使用方形机身会出现“容易造成碰撞、漏扫漏拖”等现象,并在宣传文案中打出了“拒绝方形机身”。

明显跟科沃斯推出的方形扫地机器人地宝在硬刚”。

美的推出既有主流的“前扫后拖”、又能开启“先拖后扫”模式的机器人。

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之下,各品牌你追我赶,让扫地机的清洁能力、避障功能、自动清洗换水功能,都获得了巨大提升。

扫地机器人已经卷到什么地步?

在2021年市面上只支持扫地一项功能的机器人市占率达到了46%,而仅过了一年后这个数字就暴降到14%。

有家用扫地机创业者说,“账上没有1个亿的资金,就别在这个市场玩儿了”。

结 语:

扫地机器人造车,到底胜算几何,还没有定数。

不过自从 2002 年第一台扫地机器人进入寻常家庭,之后的这整整二十年里,各大厂商不断地让扫地机器人拥有更强的清扫能力,变得更智能,更自动化。

起码现在高端的扫地机器人,已经不会出现动不动迷路就“爱的魔力转圈圈”,遇到宠物的便便“发粪图墙”。

这个过程中,中国还是跑出了不少踏踏实实做科技研发的厂商。

如今既然市场竞争激烈内卷严重,市面上的产品趋于同质化,那未来就看谁能爆发出颠覆性的产品创新,真正让做家务这件事彻底解放。

让人喜闻乐见的是,从扫地机器人、无人机、到新能源电动车,巨头都在中国诞生。

中国科技公司的这盘棋,是越下越野了。

图片来源于网络,侵权请联系删除

TAG:科技,中国,智障,救星

Leave a Reply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